当前位置: > 利来最老选AG发财网 > 正文

以刀代笔以木为纸,匠心独具雕刻时光,汉派木刻最忧心没有下代传

作者:admin 时间:2021-12-22 点击:
html模版以刀代笔以木为纸,匠心独具雕刻时光,汉派木刻最忧心没有下代传承人

极目新闻记者 黄忠

摄影记者 刘中灿

实习生 张鑫怡

玉不琢,不成器。木不雕,难成品。一块普通的木料,在武汉市江夏区汉派木刻非遗传承人朱明的手下,却变成了精美绝伦的艺术品,或形态逼真、或气势恢弘,或小巧玲珑,令人叫绝。

11月5日,在武汉市江欣苑社区的非遗传承园,有一家名为“传统木雕”的工作室。如果你推门而入,一股木香会扑面而来,同时你会听到伏案的工匠,飚出的一句地道武汉话:“您家随便看看。”

说话的便是工作室的主人朱明,擅长汉派木雕和木刻。工作室墙上装裱的“湖北省工艺美术大师”、“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优秀奖”等各类证书和荣誉,仿佛在告诉访客:主人来头不小。

完成一件作品往往耗时月余

“提起木雕,大家可能想到的是东阳木雕,其实,汉派木雕也是非常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,最早起源于东周及楚汉。汉派木刻也极具地方特色。”朱明告诉极目新闻记者,木雕和木刻最大的区别是:木雕是立体的,木刻是平面的,可以墨印、油印成画,有点像传统的版画。

在这间不足30平米的工作室内,记者看到,房内摆满了许多段原木、木雕作品、木刻作品以及一些小摆件。最显眼的还有两张木桌,桌子周围钉满钉子,挂上各种斫子、起子,桌子上则支着工厂里的老式台灯,那便是朱明的工作台。

每天一大早,伴随着木头的敲击声,朱明便开始了他一天的创作。没有客人时,身穿牛仔裤、戴着老花镜、胡子半白的朱明,会一头扎进自己的雕刻世界,专心致志地用笔描摹、用斫子雕刻。

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,朱明就在他的工作室里和木头和众多大大小小不同种类的刻刀为伴,静静地雕琢时光,雕琢传统。时光流转、木屑满地,一幅幅精致的木雕或木刻作品,便悄然问世了,每件都是孤品。

“我的作品主要是木雕,还有一些传统木刻,可以反复利用,通俗点说就是木质的模板。”朱明告诉记者,木雕和木刻多选材樟木、黄杨木、楠木、椴木等。“木雕是个既费工时,又费心思的活计。”朱明介绍,要完成一件木雕作品,从选材到成品,起码要经过落底、打胚、修光、细雕、打磨、刮滑、上漆等数十道工序,用到的工具有的甚至多达近百件,每一道工序都需要细致入微,有时完成一件作品都要耗费一个月时间。

工作室内,记者看到,木雕作品《盛荷》甚是精巧,“出淤泥而不染”的荷花,茎上生叶,叶上生花,纹路逼真。“木雕和木刻技艺一样,只能做减法,所以每一笔每一刀都要格外的小心。”朱明说。

希望雕刻出来的作品有温度

57岁的朱明出生在不折不扣的艺术世家。他的爷爷朱人鹤,是湖南话剧舞台美术的先驱,曾组织了多个进步剧社,承担舞台美术设计的工作。在一些旧书网上,还有其戏剧小丛书《舞台化装》的复印版在售。

后来,朱人鹤来到湖北,成为长江大桥栏杆浮雕的设计者之一,桥上“枫与猫头鹰”“一行白鹭”“龟、蛇、黄鹂、桂花”等浮雕设计就出自朱人鹤之手,部分设计草图至今还留存在朱明手中,“这是我们家的传家宝。”

朱明的父亲朱肖丹继承了朱人鹤的衣钵,继续从事舞台美术的工作,是国家二级舞美设计师。舞美设计剧目有《洪湖赤卫队》、《回春曲》、《红绫》等作品。

从小在爷爷和父亲的熏陶下,朱明有着深厚的艺术积淀。“可能是耳濡目染的原因,从小我就喜欢画画,爷爷和爸爸就手把手教我。”朱明回忆道。

后来,他慢慢接触到木雕和木刻,并以此为主攻方向,并进入武汉市工艺雕刻厂工作。后因雕刻厂改制,朱明放不下自己喜欢的木雕,于是开起了工作室,从事汉派木雕和木刻的传承和推广工作。

不管是木雕还是木刻,朱明都追求“神韵在先”。他希望他一刀一刀雕刻出来的作品,是有温度的,“这也是手工的魅力”。为了发扬传统木雕和木刻的工艺和魅力,朱明曾到全国各地考察学习,并搜罗了很多老物件,比如木制的老抽屉、门楣,他把这些东西也挂在了自己的工作室内,好实时观察它们,探索其中的奥秘,“做传统不是要做传统的样子,而是用传统的手法。把丢失的老手艺捡回来,不然后人就看不到这些老的技法了。”

最担心汉派木刻没有人传承

在工作室内,记者看到一幅巨大的汉派木刻作品《财神》。朱明介绍,作品长2.4米、宽1.6米,耗时一年才完成。记者注意到,作品线条走向婉转、流畅,形状造型栩栩如生、活灵活现。

更绝的是,木刻上墨、将纸覆盖,慢慢拓印,就成传统的版画。“这个作品框架太大,版画拓印只能春夏之交完成,太冷太热都不适宜,不然不好上墨。”朱明介绍,在众多的木刻作品中,以人像雕刻为最难。因为人像雕刻必须将神韵展现出来,这就要求木刻师傅除了要有精湛的雕刻技术,还要注重人像的整体造型和动感,尤其要在面部五官和披甲等细节上下功夫,这样的细节雕刻是最费时的,也是最考验木刻师傅功力的。

目前,朱明正在创作《武汉八景》的木刻作品,里面涵盖了黄鹤楼、武大樱花、归元寺、长江大桥、龟山电视塔、江汉关等武汉地标建筑和元素,“希望大家通过这个作品,认识武汉、了解武汉、爱上武汉。”

从事木雕和木刻事业已经34年的朱明,最发愁的还是缺乏下一代传承人。由于木雕和木刻创作需要扎实的基本功,而练基本功往往花费数年的沉淀,能够拿起刻刀已是不易,而正式的雕刻则更加耗时耗力。

朱明说,由于木雕和木刻工艺培养周期长、出师慢等原因,这些年来,徒弟就像走马灯似地来了一个又一个。令他欣慰的是,有四个徒弟坚持了下来。“现在大环境一般,对于几乎没有知名度的汉派木雕和汉派木刻就更难了。”朱明希望有一天能将汉派木雕和汉派木刻发扬光大,希望这一传统民间技艺能被人熟知,并得到传承和发展。“我很担心,它会永远的成为了挂在墙上、展出在博物馆里的文化遗产,没有人来传承它,才是最大的悲伤。”

对此,武汉市江夏区文旅局有关负责人表示,将在汉派木刻保护、传承、推广上予以支持,鼓励其不断创新,多出文创产品,让更多市民和百姓了解汉派木刻,利来国际w662211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Copyright 2017 利来最给力的老牌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